瓶邪isRIO

我磕的CP都会结婚>O<

《回响》

雨村的第一个冬天

粮荒的尽头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!


吴邪要懒出病了。胖子看着躺椅上盖着毯子太阳底下睡得正香的吴邪,心想:小吴这样看家,自己被抱走了都不知道。转头对一脸淡然的小满哥说:“小满哥,看门交给小吴,看小吴交给你啦。”说完自己都直摇头,然后走出去继续完成他的妇联主任事业了。

不是胖爷吹,自打月半同志降临雨村这个小犄角旮旯,左邻右舍,村头村尾,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,靠着胖爷这无敌话匣子,一片其乐融融。倒斗肥王子改了行也魅力不减,甚至可以更加淋漓尽致地尽情挥洒。

张起灵几乎都是早早起来,弄了早饭吃了就去巡山钓鱼啥啥的,反正不怎么恋家就是了。偶尔下大雨才中断,有时候也会一身泥水地回来,倒不是心疼家里地板,问题是雨里待久了伞根本不顶用,人身上也会湿,虽然放张起灵身上并不会生病。

吴邪每次递上毛巾,看着人安静地擦着因为打湿了有点顺毛的黑发,心想这深山野岭哪里来的妖艳贱货,把这闷油瓶子迷得天天不着家。这样想的时候,他完全没察觉自己像个独守空房的怨妇。但是他并不想问闷油瓶干什么去了,反正这人不想说的,怎么问都不会说的,由他去了。他和胖子出去了,自己正好补觉,看家有小满哥就行了。

雨村到了十一月了,天气好得让胖爷想放声高歌,还有晒咸菜。天蓝得无比纯净,有种时光无穷无尽的错觉。吴邪有一次晒完咸菜,一屁股坐地上望天发呆来着,呆着呆着打起瞌睡,头快点地的时候本能保持平衡把自己惊醒了,心想夜里已经睡得比前过去十年好太多了,怎么还这副德行。之后他就养成太阳下睡午觉的习惯了。

吴邪有心事,胖子看得出来。吴邪老说小哥回来以后越来越闷了,他自己也老发呆。有一次小哥很晚都没回来,吴邪在厨房炒菜,胖子闻着糊味找来,看见他手忙脚乱地加水关火。

胖子大概知道吴邪在想什么,十年风风雨雨生死离别,还有什么看不开的。有时候胖子想开导一下他,吴邪几句话打马虎眼扯开话题。已经不可能是十年前的天真了,但这个举动和十年前没差啊。行吧,小吴这么聪明的人,总会自己想通的。于是胖子就这么事出有因地往妇联主任发展了,胖爷这么开朗的人,可不能闷成小哥XXL啊。


入了12月,有点起风了。吴邪咳着醒过来了,被子夜里踢掉了,揉了揉眼往窗外看,天还黑着呢,好像下雨了,有点冷。把被子拉回来裹紧,试图继续睡到天亮。睡意是有的,就是有一句话怎么说的,说是喜欢一个人和咳嗽一样,是忍不住的。忍了一会儿,吴邪只能闷在被子里咳,但是这烦人的咳嗽怎么都停不了,忍又忍不住。等下隔壁屋的小哥会不会被吵醒,吴邪这样想着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,他听到小哥开门的声音了。走神的时候,咳嗽停了一会儿,然后变本加厉地惊天动地。

吴邪感觉到闷油瓶开了他的房门——完了,吵到小哥睡觉了,他要打我了。吴邪心里在淌泪:小哥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然后把被子裹得更紧,怂得像只乌龟,这只乌龟好像感冒了,不如我们……

“吴邪。”张起灵叫了他的名字,掀开他茧一样的被子,救他于自己把自己闷死的困境中。

“小……小哥……咳咳咳……我把……咳咳咳……吵醒啦……咳咳咳……”吴邪把自己咳得满脸通红,边努力把话说清楚,边摸索着想把灯打开。

开关没摸到,摸到了张起灵有点凉的手,本来大男人碰一下手怎么了,但是心里有小秘密的小吴同志是不可能淡定的,像碰到剧毒一样飞速收回自己的手。这时“啪”一声,灯亮了。

吴邪眯着眼睛,好一会儿才适应,年纪这么大了还是会有小心脏乱跳的感觉,出息啊!对上张起灵的视线,看到人家正看着他,只好强忍比咳嗽更甚的心跳,讪讪地笑了笑。

张起灵说了句:“把这个喝了。”一杯热水递到吴邪面前,吴邪接过水还没来得及感动,他又说了句:“等我。”人就走出去了。

闷油瓶子会关心人了,老父亲吴邪热泪满怀。


等到闷油瓶子回来,吴邪已经喝完热水重新躺下,心情有点莫名荡漾了,他觉得自己已经好了。于是他想也不想,壮起胆来拒绝闷油瓶一片真心化作的墨汁一样黑、蜂蜜一样稠的苦口良药,因为即使嗅觉失灵也闻到了它的苦。

但是闷油瓶也只是看着他不说话。

吴邪又想哭了:小哥你真的不是因为知道了什么要整我吗……

然后吴邪就忍着不咳嗽,强装没事说:“咳,小哥你看,我喝了热水已经好很多了,没……没想到喝热水真的治百病啊……咳……我……我真的没事了。小哥你回去睡觉吧,还很早呢。”

“吴邪,你不想喝,我可以喂你。”张起灵的语气终于有点波动,无奈却带点强硬的意味。

吴邪在张起灵的注视下,一怂再怂,拿过碗一鼓作气地灌进去了,胖子要在肯定夸他好酒量……什么玩意好酒量,他苦得快要哭出来了。

苦归苦,温热的汤药喝进去,整个人都舒服了很多,你哑爸爸还是你哑爸爸,哑爸爸的话得听。吴邪还想说点什么,张起灵却让他早点休息,拿起药碗就想往外走,但是吴邪想:那么苦的要都敢喝了,十年都等了,血都流了,还有什么不敢的。

感冒药上头的吴邪不怕死地抓住了张起灵的手,眼睛狠狠地闭上,说出了让他夜夜失眠的话:“小哥,我喜欢你!就算你要把我打死,我也要说,我就是喜欢你,我想和你在一起!”小哥再见,胖子再见,爸爸妈妈再见。小吴很冲动地向男神表白了,也很理智地和兄弟还有父母道别了。

他感觉到张起灵没有说话却摆脱了他的手,顿时心比长白山的雪地还凉。他只能对自己感到抱歉——对不起啊,我知道迈出来就回不了头还把你拖到更绝望的世界……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听话地溢出不敢睁开的眼睛。

张起灵放好碗,回头发现吴邪哭了。他只是想放好碗再抱抱吴邪啊,那现在这样是先给吴邪擦眼泪还是先抱抱吴邪啊……(老张你闷骚了)

张起灵的内心是个无比空旷的空间,但是里面确实放着一个人,现在核弹级别的爆炸在他的心底摧枯拉朽般蔓延开,等到他能做出回应了,冲击已经因为距离太远被削弱,只剩一句:“我知道了。”然后那个正在为他哭的人,终于如愿以偿被男神抱进怀里。

吴邪不知道为什么张起灵会答应他,因为他不知道有个人天天往外跑是给他采药去了,他也不知道自己好不容易入睡后有个人替他盖好噩梦时踢掉的被子。


THE END~\(≧▽≦)/~给寄几小红花~



第一次发,有点害怕(>_<)